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文艺
淙水秀才
爱彤散文
炳南随笔
五柳先生
昭谦文存
冰川诗词
章鱼专栏
敏特沉思
有为文存
如戏人生
暮鼓晨钟
老兵作家
黄梅春秋
影视天地
冶父山人
蔷薇花开
逸闻趣事
夕拾落叶
张宏专栏
原创音乐
驽骀文集
绿色理论
启康文存
建华心影
必萱茶舍
河畔柳韵
书画艺术
漫画闲话
振鹏文存
云飞观察
曝背清谈
自若居士
跨界闲人
荒唐人生
错过半生
新安师魂
曲海弄潮



(以姓氏拼音为序)
边子正 陈思进
程克文 程广源
杜启康  郭 因
何 迈 亓云祥
李益湘 黎 佳
李 晶 林芳萍
陆子修 庞忠甲
阮耀钟 沈敏特
沈培新 李建华
汤丽永 王冠亚
王童春 王冰川
冯开平 汪振鹏
吴炳南 吴昭谦
徐召勋 许有为
颜怀学 阎立秀
姚 薇 杨远义
于尔毅 张若平
张 宏 章玉政
赵汉雄 戴光强


 
中国老年个人主页荟萃
 炳南随笔

 

著名景区太平湖的活字典 

                                                           吴炳南/

 

有“黄山情侣”昵称的太平湖,于1970年陈村水库关闸蓄水而诞生。70年代初一个暑期,我从太平县乌石、船渡等地采风归来,所乘易风号游轮靠岸,天色渐晚,没赶上回县城的公交车而滞留在共幸码头。与我同时滞留在此的还有一位没搭上轮渡的龙门乡供销社的营业员。建湖伊始,百业待举,这座码头,尽管还挂了一块太平湖航管站牌子,孤零零一艘趸船外,别无所有,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方圆里把路没有民居与炊烟。正当我俩暗中嘀咕:今夜不知何处宿?站内老会计兼常年值班员似已察觉:“车船没完全配套,常有零星乘客在这落单,趸船条椅拼作床将就一夜吧,晚饭我加碗米,除了梅干菜,再给你俩切块腊肉炒辣椒……”顿时,我双眼一亮,嘴上不知说什么好,内心却泛起一句古话:路径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的,减三分让人食。更使我没想到的是,老会计引领我俩走向趸船一侧,掀起一块方形厚重地板,扯起一串活蹦乱跳的鲫鱼和翘嘴白,解下两条足有两斤多重太平湖鲜鱼,忙着去打理下锅。暮色苍茫,玉兔高悬,两个大男人在湖汊浅滩处一丝不挂地洗起湖水浴。天地作我屋,明月当蜡烛,秀湖大浴缸,任我姿纵沐。重温男童时期结伴裸泳的天然野趣,远离滚滚红尘和早请示、晚汇报社会乱象,享受到一份稀有的宁静与自由。返回趸船,饭菜香气扑鼻而来,浑身轻松,味觉亢奋。虽无酒水助兴,话题如滔滔湖水,不绝而来。老会计大号周平资,原是第三野战军十兵团3191师一位老兵,1952年保留军籍复员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太平,属县交通局资深职工,曾管理全县排筏运输,1955年转任太平航管站会计。是位建湖之前15年就到位履职的超级元老之一。他长年身在江湖,广见博闻,言行显纯朴,为人现率真。介绍太平湖汇集舒溪、秧溪、蔴川多条河流,都是源自黄山的仙水,姑娘一见想洗头,男子身临欲狂游。这儿不存在孑孓滋生池,没有蚊子来打扰。他手指蜗居一隅单人床,果然没挂蚊帐。而青弋江下流靠近芜湖的清水河镇,周老即兴吟诵:清水河/清水河/蚊子大似鹅/拦腰一扁担/牠还飞过河。仅此一对比,此处堪称人间仙境。齿颊留香农家菜,纵情无拘倾心谈。那些住星级宾馆吃女体宴的权贵们,能体会到这顿湖上晚餐的人间真情吗?明代洪应明大学者早就说过:平民肯种德施惠,便是无位的公相;士夫徒贪权市宠,竟成有爵的乞人。

天赐机缘,共幸码头幸识君,性情中人倍觉亲。

时隔数年,我再次来到湖边,共幸码头已出现少量民宅,日用品商铺和一座简易招待所,遂决心深入采访,古道热肠的周老见我求知心切,主动陪我泛舟湖上话湖下,如称其超级导游不无贬意,而是一位地道的人文,地理老师。船泊新广阳,登陆匆匆一览,周老说原石埭县城老广阳镇,自唐永泰二年至1959年,其间近两千年皆为县治所在,西门大街宽5米,长里许,清一色黟青石板路面,徽派民宅和古建筑鳞次栉比,南门外11孔永济大桥,建于1925年,都已淹没在湖下。那桥头两柱连同横额标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没来得及拆除,还隐伏于98公尺水位,目前水位112.3公尺,离水泥柱顶只差14米。我插言“那对来往船舶不是隐患吗?”他不无忧虑地点头称是。稍停,我半开玩笑:“不拆也好,那是一人发烧全民吃药的时代标志,船家将代代相传,要警惕大跃进的隐患。”两人会心一笑。

船行一路,周老则一路指点迷津。

茶家岭,地势高,处于120130公尺之间,属半淹没区,山上壘有滚木擂石,洪秀全筑有营盘;古潭,有20多亩桃园,逃荒来此的河南人开发经营,住的是竹篱茅舍;翁家坑,只两三户人家,以烧炭为业,1934年就来过红军;水下潘家,是游击队根据地。沧溪坑口水面狭窄,客船已不能进,遥望沧溪岭上一巨松,旁有一片竹园,周老竟能背诵读私塾唸过的一幅对联:岭上青松,探出龙头望月;园中修竹,摆开凤尾朝天。村口有一沧浪亭,一座关帝庙。现都沉于湖底,周老说忠勇双全的武圣,改行担当水晶宫的守护神。有关云长威镇大坝,太平湖永享安宁。

小河口是舒溪、施溪汇合处,统称蔴川。川东是蔴岭坑,川西是小河口,别小看这深山小镇,豆腐店、杂货铺、布店、茶莊、理发、裁缝、肉案、铁匠铺等,一应俱全。新四军军部设在泾县云岭后,这里有军留守处,兵站,建修械所,吴运铎曾在该 所工作过,还有战地医院,印刷厂,制皂厂,屯盐仓库。人口陡增,市面极一时之盛,竟有小南京之称。在屠刀山脚,小河口与蔴岭坑之间,有一名为芦横山的小岛,又叫凉水凼。滩浅仅涉脚踝,清澈见底,水声潺潺。落日照蔴川,绿水映青山,新四军战士,当地青年、还有那远涉重洋投奔新四军的归国华侨和来自沪、杭、闽、赣的青年学生,不约而同挽裤提鞋上岛横吹笛子竖吹箫,拉胡琴唱京戏,或吹口琴,独唱电影插曲《秋水伊人》、《夜半歌声》,有的人背着小提琴登岛演奏,更多的则是自由组合齐唱抗日名曲如《黄河大合唱》、《大刀进行曲》等,逐渐引来当地中年人和妇女充当免费观众。弦歌声声,掌声阵阵,那情景,那氛围,即使在上海大舞台也望尘莫及。

勿需再赘举更多实例,周老显然是一位太平湖的活字典,是著名景区旅游发展史的见证人。他传播文化历史,他弘扬人情风貌和激昂向上的民族精神,令我叹服不已。

近悉,太平湖与台湾日月潭结成姐妹风景区。周老年届94,自幼练就一手中、小楷书,所写古典诗词、郑板桥《春词》、朱伯庐治家格言等条屏与横幅,被中外游客视若珍品而出资收藏。上海复旦大学杨教授也购买了一幅,省收藏家协会并搜购珍藏。退休多年,随意而作,并非“有心栽花”,倒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成为桃花潭旅游创新活动中一道别具特色的风景线。

心静少欲念,禅意避喧嚣,赢得身心两健、百岁可期。相识相交45年,我为枯木逢春犹再发的平资兄长而额手称庆。

                2015年7月8日17点草于合肥望湖城福桂苑

 

图为周平资老先生书写朱伯庐治家格言

作者:吴炳南

出处:阮耀宗博客首发,应作者要求转载于此

转载:老顽童网站

转载时间2015711

点击: 1477
本网站开通于2002年2月28日 皖ICP备11007532号-1 祝福所有老年朋友身体健康! 版权所有 ,如要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后台管理   安全联盟